【微言金】快乐的修学旅行

OOC,逻辑死,没剧情。全员粮食向,有一丁点言金(这算占tag吗?

通篇都是放空大脑无意识打字出来的。

角色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除了他自己之外,众所周知迪卢木多是个幸运E,所以当他出现在他最不该出现的地方——赌场的时候,大家都纷纷不忍直视地扭开了头。

韦伯捅了捅肯尼斯手臂。

“你怎么把迪卢带来了?”

肯尼斯哼了一声,将手背在身后。

“所谓的天生幸运值都是谬论,赌博这种东西,靠头脑计算就可以胜任。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就不要归咎于幸运,只是他智商低而已。”

啊啊,出现了,肯尼斯的精英理论。韦伯怜悯地看了一眼迪卢木多。不过他很快就看到肯尼斯从钱包里掏出一沓纸币递给迪卢木多,后者再三推辞之后才收下。明知道对方一定会因为幸运E,哦不,智商低输钱,还是要让他去赌,这种明摆着浪费钱的行为——如果坦率度也能作为一个能力数值的话,相信肯尼斯也是E。

这是Zero学园毕业班的修学旅行。因为地点在巴哈马岛上,除了沙滩就是附近天堂岛的赌场,趁着夜幕降临,想要玩儿一把的各位就结伴来到了亚特兰蒂斯赌场。几位都带着自己的从者,韦伯看了看自己身后非常兴奋已经准备豪赌一把的伊斯坎达尔,摸摸兜里干瘪的钱包,叹口气。在这一刻,他是很想跟肯尼斯位置对调的。

“哼,廉价的装饰,无聊的游戏,果然是杂种的兴趣。”

由远至近的声音昭示着那位比起从者来倒是更像御主的吉尔伽美什的到来。韦伯跟他不太对盘,但是和他的御主时臣相处得不错,现在正探头越过吉尔伽美什,向他身后的时臣微笑致意。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言峰绮礼,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人来的,也许阿萨辛们对赌博不感兴趣吧。

吉尔伽美什站在人来人往的过道上,张开双手,看起来就像个中二病晚期患者。

“我会让你们知道,低级趣味终将灭亡。”

班长时臣赶紧上前打断了吉尔伽美什将要释放的旺财。

“英雄王,虽然您宝库中的财富是无限的,但是在这里请用人类的货币,这个是1刀,这个是5刀,这个是……”

吉尔伽美什不耐烦地皱眉。

“时臣哟,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想尝试这些杂种的玩具的错觉?本王……”

他们身边传来叮叮声,紧接着是一阵录制的欢呼,吉尔伽美什和时臣同时转头,绮礼刚在离他们最近的老虎机上玩儿了一把,赢了。他面无表情地从机器中抽出一张标注着$53的voucher. 

谁也没想到在这么短短几分钟时间里,这家伙就在旁边闷声发大财。时臣问他,“言峰君,你赌了多少钱?”

“$2。”

绮礼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voucher,然后递给吉尔伽美什。

“你有黄金律,能赢更多。”

“嗯哼。”

刚才还嚷嚷着要用旺财把赌场轰个痛的吉尔伽美什接过硬纸片,拽着绮礼胳膊就冲进了老虎机的海洋。可喜可贺,令人头疼的幼稚王有人看管,今晚时臣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很快他就会发现放任两个愉悦犯凑在一起的自己犯下了多么惊天的大错误,不过现在时臣暂时还可以享受一下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可悲可敬的时臣班长。

基本上迪卢木多对赌博没什么兴趣,但既然肯尼斯特别给他预备了赌资,他也不会辜负主君的好意。虽然今晚还没有赢过,但他一直非常有自制力地把在每一台机器上输钱的金额控制在$10,转眼间就转过了场内大半机器,毕竟老虎机输起来是很快的……偶尔遇到也在老虎机区转悠的吉尔伽美什和言峰,还会掉落外援金币。吉尔伽美什虽然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对伊斯坎达尔和迪卢木多还是有点另眼相看,前者是因为王的意气相投,后者大概是因为那正直飒爽却又被不幸缠身的身姿让他觉得愉♂悦吧。无论如何,吉尔伽美什就算只是从指缝中漏点钱也不少,迪卢木多的荷包瞬间满了——虽然对于主君的褒赏秉持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但迪卢木多并不那么推辞友人的馈赠。

就在迪卢木多把吉尔伽美什的外援再次输光的时候,赌场里突然喧闹了起来。他往人群聚集的方向看去,那里一片金光闪烁,迪卢木多抱着不太好的预感小跑过去,韦伯已经先他而至。那金光果然是吉尔伽美什的王财,地上还躺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而绮礼则是一脸“呵呵有趣别看我我只是看戏的”表情站在一边和大家一起围观。绮礼唷……韦伯和迪卢木多两头黑线。

简单的前情提要就是吉尔伽美什这种从未输过大赢特赢的嚣张行径引起了赌场的注意。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在一整排老虎机上搞鬼,但100%赢率明显是不可能的,于是赌场出动了保安,被打扰了赌博兴致的英雄王也予以还击。不过他只是亮出了王财而已,地上那两个侧躺呻吟的保安是绮礼干的。在解说中途参与进来的时臣感到一阵胃痛。一秒不看着都不行,简直比养小孩还累,更令他从胃部疼痛转移到头部的是,他那令人信赖的徒弟,竟也跟着一起胡闹。时臣拨开人群走到绮礼身边,微蹙的眉头表达着他的不满,但声音依然维持着班长的优雅从容。

“绮礼,你怎么会让事情发生到如此境地?”

绮礼眼神死地转头看他,“对不起,时臣师,吉尔伽美什的力量实在不是我能阻拦的。”

什么阻拦,明明是你先打了两个保安……对睁眼说瞎话的绮礼有点微妙,只是时臣现在并没有余裕去细想绮礼的事。魔术师是个封闭的小圈子,绝大多数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够使用魔术,而吉尔伽美什现在大刺刺地在这里施展能力,围观群众都是一脸ʘʚʘ,搞不懂为什么赌场里会有这么逼真的电影特效。作为毕业班班长,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吉尔伽美什带走,再让肯尼斯给现场普通人用催眠术让他们忘了这一段。

“愚蠢的杂修,竟敢在本王的赌场里撒野。”

人类最古的技安挥一挥手,眼看着王财里的宝具就要飞向普通人,时臣无暇多想,冲上去拦腰抱住吉尔伽美什就想把他拖走。他想多了,吉尔伽美什虽然是个小矮子,但他比吉尔伽美什更矮,而且疏于锻炼四体不勤,爆发一下也只是让吉尔伽美什往后错了两步而已。不过宝具的施放倒是停止了。

“时臣?你想阻止本王的惩罚?有胆量!不如你现在就想想被锁住之后还能怎么阻止我?用你宝贵的令咒吗?”

吉尔伽美什狂妄的话音刚落,天之锁就缠上了时臣四肢,他没有神性,但也挣扎不开普通的坚固锁链,慌乱中已经失了优雅的目光转向绮礼。虽然不想承认,但绮礼对付吉尔伽美什比他有办法多了,有时让人搞不懂谁才是吉尔伽美什的御主……接收到时臣求助视线的绮礼感到一阵愉♂悦之气冲上丹田。无助吧,哀求吧,这简直是最美味的甜食。

绮礼短暂地愉♂悦完了以后,决定还是帮帮自己的班长,他和时臣打算采取的手段一样,区别只在于绮礼有肌肉男属性。他一把公主抱起吉尔伽美什,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微微俯身百米冲刺跑向赌场大门。王财和天之锁瞬间消失,只能听到远处传来“诶?什么?绮礼?你干嘛?放我下来!!”的呼喊声。

被留在原地的大家呆若木鸡面面相觑……这时迪卢木多带着肯尼斯也过来了,迪卢木多刚才就用心眼看穿了时臣的计划,立刻去找肯尼斯,时间掐得刚刚好。肯尼斯不愧是精英,出色地完成了群发催眠魔术,然后问迪卢木多今晚赚了多少钱。

“非常抱歉,肯尼斯大人,我几乎把钱输光了。”

凯尔特的英雄诚实地回答。他不觉得不擅长赌博有什么不好,但是在肯尼斯直挺挺的目光下还是不免有一丝赧然。肯尼斯最后也只是轻哼一声。

“算了。不该对你有过多期待。我赚了不少,就算打平了吧。”

迪卢木多觉得自己的御主真是个宽容善良(???)的人。

时臣向韦伯嘱咐了一声晚上12点在门口集合一起回resort后就揉着刚才被紧缚的腰背走了。韦伯也回去找伊斯坎达尔,他还在赌桌上扔骰子,刚才的闹剧完全没有影响到他。韦伯叹了口气,古代的王者们一个两个都这么唯我独尊……

到了约定的集合时间,时臣数了一下人头,除了中途退场的言金,其他人都按时到了。不需要看着吉尔伽美什,他也轻松不少,于是叫来一辆limo五人一起回resort去了。回到resort时臣才懵逼地发现,吉尔伽美什和绮礼并没有回来……手机也没人接……这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给我闯祸了!

劳碌命的班长大人不会想到,他们俩其实就在赌场楼上的酒店里开了间房(●′ω`●)

评论(7)
热度(46)
  1. 巴托男的同党绮礼神父 转载了此文字
  2. 绮礼神父何不食肉糜 转载了此文字

© 何不食肉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