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金】日常 ①

半架空,OOC,设定时臣只是个普通上班族大叔。其实没什么剧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也不知道会不会填。随便写写的,请随便看看就好(毫无责任感的发言

角色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时臣离开公司的时候最后一丝夕阳的光线正在缓缓消失。他紧了紧大衣,三月初春的天气仍然有些冷。今天又加班了啊……虽然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时臣还是露出了苦笑——把凛接过来小住的日期已经改了两次,凛大概很生气吧?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是最敏感记仇的……长大以后如果和我不亲的话可怎么办才好?他一边毫无紧张感地想着这些琐事,一边往地下停车场前进。在遇到那个金色的男人之前,这可以说是十分寻常的一天。

“哦?就是你吗?远坂家的家主?”

在电梯门口遇见的这个男人有着一头金发和血红的眼瞳,俊美且存在感强烈,时臣不认为自己认识这样的人,但对方明显认识他。已经很久没有人用“家主”这样的词汇来称呼他了,在魔术式微的现在,远坂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姓氏而已。没有兄弟姐妹,连妻子都在四年前离婚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好像不是家主也不行啊?在如此自嘲的同时,时臣仍不忘有礼地进行询问,“请问您是……?”

对方狂妄地一笑,“吉尔伽美什,你的王。”

王……?是那个意义上的王吗?

被这个自称吉尔伽美什的男人的发言弄得一头雾水,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了,再不回家就赶不上《神之脑》大结局了——!今天可没设定时录像啊!想到这里终于有了点儿紧张感的时臣露出礼节性笑容向面前的男人道别,“你好,吉尔伽美什,很高兴认识你。”

如果对方也懂得现代人交际方式的话,应该作出类似的回答然后点头微笑然后各自走路,但时臣等了半天吉尔伽美什除了倨傲地点了点头之外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为钟爱的侦探剧的大结局心焦的时臣只好再次出击——“如果可以的话,是否愿意到府上坐坐?作为对远坂家旧友的招待。”

我只是想回家而已!

这倒是对了吉尔伽美什的胃口。即使他已经一丝魔力也没有,这身体除了不会被时间侵袭之外与普通人无异,需要使用宝石魔术的远坂家来为他提供魔力,但他可是王啊——连第一次见面的时臣都为他的王之气所倾倒,请他驾临自己家。对此感到满意的吉尔伽美什很快应允,并且自动钻入后座。

时臣终于能回家了。可喜可贺。


时臣开车路过超市的时候去买了两份便当,本来想询问吉尔伽美什的口味,却被报以“这种愚昧的问题也拿来问本王?!”这样的回答,他只好挑了最贵的鳗鱼饭。对方毕竟是客人,不可怠慢,这是他从小就受到的良好教育的一部分。到家的时候还差二十分钟八点,时臣在门口将大衣脱下挂好,进入客厅里打开电视,一回头,吉尔伽美什也脱了外套,但他明明就站在衣橱旁边却只是拎着大衣看着时臣而已。

他……是想让我挂吗?时臣有点儿犹疑不定。

吉尔伽美什的表情很快变得不耐烦起来,时臣心中带着“这个人到底有多懒”的奇妙感慨回到门边,虽然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但时臣觉得这个叫做吉尔伽美什的金发男人就像被宠坏了的任性小孩儿一样。到了时臣这个岁数,看到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后辈总不由自主地带了点儿纵容,是因为离婚多年凛一直跟着前妻才让自己将无处发泄的父爱转嫁到旁人身上了吧……时臣把便当从微波炉里取出,招呼吉尔伽美什过来吃饭。金色的男人看起来并没有被食物取悦,但他还是皱着眉吃完了——表情和被葵逼着吃蔬菜的凛好像。时臣一边暗笑一边切鸡排,没人说话,房间里只剩下塑料刀叉和便当盒摩擦的声音,电视广告里欢快的音乐声隐约传来,时臣居然觉得有种微妙的温馨感。

吃完饭,时臣稍微收拾了一下,其实根本没什么可以收拾的,顶多是把便当盒扔了,再把装得差不多了的全是便当盒的垃圾袋捆好拿出去。回来的时候看到吉尔伽美什正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嘴里啃着一个苹果,大概是从冰箱里拿的吧。已经快速习惯吉尔伽美什这种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作风的时臣又拿几种水果摆了个小果盘,端出来的时候《神之脑》的片头刚好结束。一向是时臣独享的沙发今天稍稍显得有些拥挤,旁边不时传来咔哧咔哧充满汁水的脆响,吉尔伽美什很有自助精神地吃着果盘,时臣只捞到了几瓣橙子。不过他并不介意,最终话的神展开剧情让他看得屏息凝神,直到大侦探被风鼓起大衣的背影渐渐远去,屏幕上出现全剧终字样,时臣才深吸了口气。

“这种连自圆其说都做不到的东西就是你的兴趣?”

在时臣站起来准备拿果盘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不无讽刺地问道,在他看来那些毫无逻辑可言,单纯为了出人意料而硬掰的剧情不仅愚蠢,还无聊得过分。时臣用纸巾把吉尔伽美什随便乱丢在茶几上的果核捡起来往厨房走去。

“即使是自己喜爱的物件也吝于捍卫吗?远坂时臣,你真是个无趣的男人。”

时臣并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捍卫,虽然喜欢但也不过是一部电视剧而已,再加上与人进行口舌之争一点儿也不优雅,他只把吉尔伽美什的尖锐发言当做对方性格糟糕的那一部分进而展现了符合他年龄与教养的宽容。

人类最古的英雄王眯起眼睛,对时臣态度十分不满,从刚才开始就觉得他仿佛是敷衍一般,虽然一切都顺着吉尔伽美什,但却并不敬畏,反而是类似温柔好说话的父亲顺着恣意的孩子。这个比喻可不怎么高明——英雄王因为自己的想象而更加生气了。所以当时臣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对他怒目而视的吉尔伽美什,身边似乎还燃烧着……看不见的火焰?这是怎么回事?

tbc.

评论(1)
热度(27)

© 何不食肉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