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鸣】君といた場所 ①

校园AU. OOC. 不是有点OOC,是每个角色都OOC. 真的!

随便写的会有很多bug. 懒得改啊……就这样吧(。

鸣人高中生设定。七班三人是大亲友。

以我的尿性一定会有H,所以会有未成年(16岁)内容,请注意。

角色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卡卡西拉开二年七班的门,并没有踏进去,看着黑板擦在离他仅有几厘米的前方自由落体。无视班级内发出的“诶——”的哀叹声,卡卡西捡起黑板擦走上讲台,环视一圈,始作俑者实在太明显,靠窗倒数第二座位上的金发大男孩哭丧着脸超级惋惜的样子,让卡卡西再一次感慨高中生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大概什么也没想吧。

“捉弄新来的老师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转身把黑板擦放好,卡卡西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旗木卡卡西,从今天开始代替怀孕的红老师担任你们的数学老师,在红老师回来之前,就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卡卡西微笑,鼻子以下虽然被面罩挡住,但眼睛温柔地眯了起来。底下有女生小小声议论着“好帅”,卡卡西早就习以为常。

“那么为了加深我们彼此的了解,大家依次自我介绍一下吧。”

从靠门那排开始,直到靠窗那排的倒数第三位,都是中规中矩的名字-年龄-喜欢什么-以后想做什么,然后倒数第二位的金发男孩站了起来,用和他外型非常相符的英气勃发的声音大声道,“我叫漩涡鸣人,卡卡西老师为什么戴着面罩?”

啊啊,漩涡鸣人。卡卡西无奈地想,这家伙可真麻烦。


最后卡卡西也没说自己为什么戴面罩。反正应付小鬼们问这种问题他轻车熟路,以前在补习班教课的时候就没少被问过,只是没有人会在第一天,第一句话,就这么问……虽然高中生本来就是没有常识的存在,但这家伙似乎比别人还要更缺乏常识呢。

卡卡西正在办公室里查阅二年七班的成绩,脑子里转过漩涡鸣人这个名字,就先跳到后面看了一眼,然后就无语了。这家伙,这个成绩,不要说大学了,连三年级都不一定上得了吧?!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厢,鸣人也在为自己的成绩苦恼。小樱佐助鸣人三人一起围坐在一个课桌上吃饭,小樱从鸣人便当盒里夹了一只章鱼烧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话,“你们教练怎么说的?下次考试你要是有任意科目不及格,就从一军里踢出去?”

“呜呜。”

鸣人连饭也不想吃,苦着脸趴在课桌上,随便小樱和佐助瓜分自己的便当。

“到底有什么难的?怎么教你都不会,真想把你的脑子扒开来看看里面的构造,一定很有趣。”

“喂佐助,我现在可是在危难关头!你可以不可以有点同情心!”

“能帮你的我们都帮了,谁让你自己太笨。”

知道佐助其实也没说错的鸣人只能继续趴着呜呜。两个好友都是学霸,每门课都有完美笔记X2和作业辅导X2,按理说混个全科及格应该没问题,但鸣人就是没办法。其他科目还能低空飞过,就是数学和英语,一个是虽然全是日语但是组合起来看不懂,一个直接就连日语都不是了,简直要人命啊!

“而且我听说卡卡西老师以前是教一个特别厉害的补习班,所以他的数学可能会比红老师更难。鸣人,你……要努力啊。”

小樱十分怜悯地摸了摸面前低落的金色脑袋,然后一千零一次地沉醉于软乎毛茸的触感不肯放开,不多时连佐助也加入了进来。

“你们够了哦!不要像摸狗头一样摸我!”

“多摸一会儿,说不定能把我们的智商借给你一点。”

“……讨厌的佐助。”

讨厌的佐助在放学后把自己和小樱的笔记整理好在图书馆里复印了一份,交给鸣人。

“不要满脑子棒球,训练完回家多少看看。不然这次期中考完你真的没棒球打了。”

“安心,我会看的啦。谢啦兄弟。对了,小樱呢?”

“她和井野去逛街了。”

“那你今天一个人回家?唔……小心点啊,我们回家路上最近不是有那个什么痴汉传闻来着,你长得这么好看……”

“闭嘴吧你。”

佐助直接把笔记拍到鸣人脸上,然后在对方嘿嘿的傻笑中转身回家。

鸣人收好了书包就往球场去了。他是棒球队正选之一,木叶高等学园是传统的升学高中,不过棒球实力也不差,校史上进过几次夏大会,最高曾经止步十六强。双料优秀的情况下,名声还是挺响的。鸣人以体育生的身份从中学直升,一年级开始就当上了正选,但是课业难度和训练强度的增加让中学时还能勉强维持的成绩彻底完蛋,要不是有佐助和小樱这两个幼驯染大亲友拼命帮他补课,大概能跌到个位数去。但是教练发话了,升学高中的学生如果不能保证成绩的话就不要进行部活,鸣人以及他队上的不及格军团现在都深陷没有时间也要挤出时间来补课的地狱。

一想到他的难兄难弟们,鸣人的心情更沉重了……就算在他们当中,他也是吊车尾……

情绪低落地看着鞋尖走路,转过体育馆后面的小路,冷不防撞上了一个温热厚实的物体。鸣人抬头一看,呃,这不是新来的卡卡西老师吗?

卡卡西也在被偷袭的第一时间转头,又是这小鬼?

“老师,你……在抽烟?”

鸣人立刻发现了卡卡西手上夹着的烟头。

“校内不是禁烟吗?”

啧,公立高中就是麻烦。卡卡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而且……老师你连抽烟都戴着面罩?”

卡卡西想等看看鸣人还要说什么,没想到对方眼神突然间变得亮晶晶,“好厉害啊!隔着面罩抽烟真的能做到吗?老师你吃东西摘面罩吗?”

被充满意外性的发言噎到,卡卡西一时不知道自己作何反应比较好,心想这孩子脑子缺弦吧?眼角一瞥,鸣人背着的大包吸引了他的注意。

“你去部活?”

“嗯!我是棒球队的。”

“哦——木叶棒球队蛮强的。没想到你是……嗯?你的成绩还能呆在球队里?”

两句话就被踩到痛处,鸣人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劲头一下子全泄了。但他还是虚弱又顽强地为自己辩护。

“这次期中考都及格的话……我,我打球很好的!进攻守备都好!”

卡卡西饶有兴致地眯起眼看他。

“你的成绩和过去试卷我都看过了,距离期中考只有两周,你绝对不可能及格。”

“诶!?老师怎么能这么说!好过分!”

“哪里过分?这不是事实吗?”

“我会拼死读书的!绝对要呆在球队里继续打球!”

鸣人气愤地看着卡卡西。在上课的时候就觉得新老师懒懒的好像没什么干劲,但是讲课还蛮有趣的,理解起来很容易,鸣人还打算以后经常去请教他来着。但是像这样直接被否定简直就是正中他雷点。

“不要说得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我绝对会及格给你看!”

大声宣布完,鸣人准备不理这个讨厌的老师扭头走开,没想到被人抓住后衣领轻轻拽了回去。

“啧,躲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抽烟也会被你撞见算我倒霉。”

卡卡西放开鸣人,俯身搭着他的肩膀。

“虽然我自己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迄今为止来找我补课的笨蛋的成绩都到了正常水平。作为替我保守秘密的交换,我给你补课吧。”

“……啊?”

“不要?我在外面补课收的费用很贵哦。”

鸣人有点跟不上这个发展,他大致理解了卡卡西话里的意思,“可是我本来也没想告诉别人说老师抽烟啊……”鸣人挠挠头,“更没想过要拿这个跟老师交换什么啦……啊!但是老师说我不可能做到还是很让人生气!一定要交换的话,就请老师收回那句话吧。”

鸣人冲卡卡西扬起笑脸。

“因为我一定会成功的!”

十六岁的男孩子发着光的笑容就像这下午三点半热烈而柔和的阳光一样,直直地刺入了卡卡西的视觉神经。卡卡西扶着鸣人肩膀的手掌紧了紧。

“是吗?那就让我帮你吧。我说过了,我也从来没有失败过。”


tbc.


评论(6)
热度(26)

© 何不食肉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