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鸣】If Only I Can ①

放飞,雷,OOC,慎入。

非主要角色死亡警告(好吧其实是雏田……)

699后背景,鸣人雏田结婚了,没有子代。鸣人22岁,卡卡西36岁。

除了故事情节,角色和背景都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火影室的门被推开的时候,卡卡西刚好在文件的最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知道来的是谁,大晚上除了鸣人还会有谁来火影室呢。其实他也不想呆在火影室,这么个月朗风清的晚上,在自家屋顶摆上一盅酒小酌两口,赏赏夜景,才是符合他性格的消暑良方。可惜他现在不止是旗木卡卡西,还是六代目火影。

“果然还在。文件明天再批吧,我从水之国带了好酒来,今晚天气这么好就不要在屋子里闷着啦。”

鸣人的声音元气又清亮,卡卡西抬头看了他一眼,耸耸肩。

“好吧,本来我也准备走了。”

虽然晚了一点,但总算是没有辜负好天气,卡卡西躺在屋顶,漫不经心地看着远处漫天闪烁的碎星。酒不错,甘冽清醇,也只有水之国那样寒冷的地方才能酿出,鸣人在外面出任务的时候,如果回程不是太要紧,总会搜罗些各地的美食美酒回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鸣人也会喝几杯了,像个大人似的——不对,他就是大人。卡卡西扭头,鸣人正抱着膝盖望天神游,酒盏在手里轻轻晃着,侧脸半隐在夜色里,只有眼睛倒映着月光,微微地发着亮。

卡卡西无声地叹口气。

“今晚你就先留下吧,明天再回去打扫。”

“啊?嗯……好。”

鸣人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应声之后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你,卡卡西老师。”

“谁让你是个叫人操心的学生呢。”

自从雏田一年前过世,鸣人就开始不想在自己家里呆着。或许是那个没有人气的房子与他所渴望的家相去甚远,又或许是在习惯了陪伴之后难以忍受再次孤独一人,他在村里的时候开始去别人家里蹭过夜,但是大家都拖家带口,好友佐助比他还不着村子,最后也就剩下卡卡西家能成为他的长期据点。他这次出任务就是从卡卡西家里走的,被团都还好好地收在壁橱里,拿出来抖开就能用。

“这么怕寂寞的话,再去找个女朋友怎么样?”

卡卡西很少问这种私人问题,鸣人惊讶了一下,然后笑了笑低下头喝酒。

“像我这样自私的人,大概还是不能够拥有家庭的吧。”

卡卡西挑眉。

“雏田是急病,和你没什么关系。”

“不能确定爱他就和她结婚,婚后经常出任务不在家,让她一个人。那时候也是,如果我在,她也许能被救回来……雏田早就后悔了也说不定。到现在,我怀念她对她愧疚的时候,也好像是在对着自己的妹妹……这么过分的我,没有什么资格再组建家庭了。”

没想到鸣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这一年来不少人都在开导他,他总是笑着让他们别担心,从小就习惯了在人前笑的鸣人做起这些来得心应手。卡卡西不在此列,他极少提雏田的事,鸣人到他家过夜,两个人也不过是各干各的,或者随便聊聊天,大概正是因为气氛太轻松,反而会让人想把什么都说出来。

这些卡卡西都是第一次听说,也许也是鸣人第一次对别人说。鸣人和雏田的结合,他一直以为挺圆满的。温柔的雏田一直仰慕鸣人,鸣人也相当爱护雏田,从鸣人刚才的发言来看,也许是对妹妹的爱护,但无论如何,每次鸣人回村时雏田的笑容都不是假的。作为村子里最强的战斗力之一,鸣人要负担各种危险的任务,这是与能力相伴而来的职责,也是忍者的生存之道,卡卡西相信雏田不曾感到后悔——不过这些也不过是揣测,现在说出来就像轻飘飘的安慰,鸣人并不需要,他也不想说。

果然是叫人操心的学生啊……卡卡西支起身来,把酒盏递过去。

“你才22岁,说什么‘不可能再’未免太早。喝完这杯就去睡觉吧。”

“啊!这壶酒几乎都被卡卡西老师喝掉了啊!”

“啧,你还没到会品尝好酒的年纪,给你喝太可惜。”

“这可是我带回来的酒啊……”

“那下次就不要带给我了如何?”

鸣人嘟嘟囔囔地拎起酒壶给卡卡西满上。

“明知道不可能。”

偶尔也会有像现在这样孩子气的时候啊。卡卡西眯起眼,让清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滑下。发生了那么多事,鸣人早就不是那个矮小的可以被他轻松抱起的孩子了。忍界大战时卡卡西看着鸣人的被光芒环绕的背影觉得耀眼得不可思议。但即使走得再远再高,回到自己这个老师面前的时候,还是觉得他就像个孩子。

所以才对他诸多照顾。明明是自由散漫惯了的人,还是让他轻易地进入了自己的私生活。

卡卡西感觉到鸣人也像他一样躺下来,伸出手在鸣人额头上敲了敲。

“别在这里睡着了。我可不背你下去。”

“知道啦。啰啰嗦嗦的,卡卡西老师年纪也大了呢。”

“……”


tbc.

评论(4)
热度(14)

© 何不食肉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