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兰现代架空】肉食动物 2

非常OOC+逻辑死。只代入(电视剧里的)颜。亲兄弟。

没有具体内容但有提到成年人→未成年。

角色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没守门禁这事儿就这么揭过了,兰生也觉得意外。他上一次晚归是高中时的事,原因很愚蠢,陵越交了个女朋友,有时下班会跟女友外出约会,兰生不喜欢,逃家以示抗议。

其实次数很少,女孩子能忍受和陵越这种兰生第一位工作第二位其他都靠边站的人一个月只约会两三次已经非常大度,可兰生对那姑娘横竖就是看不顺眼。终于有一天在接到陵越说晚上不回家吃饭的电话后没找司机,下了课自己偷偷从后门溜了。兰生从小到大都是个乖孩子,谁也没想到他会自己偷跑,陵越以为他被绑架了,疯了一样四处找,同时以最快速度将手上的流动资产变现,准备接到电话后立刻交赎金。还没等他跳楼大甩卖,兰生就觉得逃家不太好自己回来了,比正常回家时间其实只晚了四个小时。陵越满眼血丝,呆愣地看着兰生,等兰生怯生生地走过去拉陵越袖口,他才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像被抽掉脊椎似的瘫倒在地上,把兰生吓坏了,抱着陵越的脖子抽抽搭搭地喊哥哥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那天晚上兰生被罚跪父母的牌位,陵越也跟着一起跪,兰生劝不动身边直挺挺沉默着陪跪的陵越,一边心疼一边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让哥哥这么担心害怕。

陵越没问兰生到底为什么逃家,兰生也没敢说,只是一再保证不会再发生。没多久陵越就跟女友分手了,之后没再交过女朋友。兰生觉得陵越大概知道原因,自己的事从来逃不过哥哥的眼睛,一边觉得丢脸,好像自己是离不开哥哥的小孩子一样,一边又莫名安心。

后来这件事渐渐被淡忘,成为记忆里的一个小涟漪。兰生上了大学,就像是一夜之间变成了大人,哥哥不再派司机接送,只规定他每天9点之前必须回家。稍一放手的结果就是前18年都被哥哥管得严严实实的小屁孩玩儿high了,这才四个月就又犯。本来兰生觉得上回自己还小,哥哥不舍得教训,这次一定逃不过,没想到还是没事。兰生惭愧死了,觉得哥哥那么温柔,自己还屡教屡犯,在哥哥心里一定没信用了,又再次发誓以后绝对会遵守门禁。

虽然不知道这个誓言他能记得多久……

“我回来啦!咦?哥你在家?今天这么早。”

晚归事后两周兰生都很乖,谢绝朋友邀他一起吃饭,每天一下课就回家,煮好饭等陵越。当然,他所谓的煮饭就真的只是煮饭而已。陵越最早也要7点才能到家,做几个简单的菜,兄弟俩一起吃完,再一起看一会儿电视,睡觉。

兰生对于这种两点一线天天跟哥哥在一起的生活没什么不满,虽然跟朋友出去玩儿很有趣,但呆在哥哥身边也让他很放松很安心。那可是全世界最爱他的哥哥,他想要什么都会被满足,想干什么都会被允许,躺在陵越怀里看电视时就连水果都是送到嘴边,核吐在陵越手里。看到困了,陵越就把他抱去洗手间,他眯着眼刷牙洗脸的时候,陵越就站在身后轻轻抱着他,时不时低头轻吻他的头发。然后再把他抱到床上,两人交换一个晚安吻。陵越的侧脸在昏黄的灯光中英俊得不可思议,他温柔地吮吸兰生嘴唇,兰生觉得心跳有一点加速,不自觉地颤抖,陵越就笑了,贴着兰生下唇轻声让他张嘴。他们的舌尖终于交缠在一起,兰生发出细微的鼻音,从抓着陵越肩膀的手指到被陵越轻轻摩挲的耳尖都粉红发热。兰生模模糊糊地觉得他们的晚安吻比以前要长好多,但他不介意。他喜欢哥哥的吻。

一吻完毕,陵越抬起头,笑着对兰生说晚安,伸手想关掉床头灯。兰生也不知道怎么了,抓住陵越的小臂,在陵越询问的目光中有点结巴地说“哥哥,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睡了。兰生今晚突然特别怀念陵越温热结实的怀抱和枕起来特别舒服的手臂。

“……”

陵越眼神闪了闪,“怎么突然想和哥哥一起睡?这么大了还要陪睡,不害臊吗?”

“谁说我要陪睡?是我要陪你一起睡!”

兰生理直气壮地把陵越往床上拉。陵越没反抗,轻松被拉上床,又被兰生按在自己的枕头上。

“我不要枕头,我枕着你胳膊睡就好了。”

说完又自顾自地把陵越手臂摆好位置,心满意足地躺上去,左拱右拱找到一个合适的姿势。

“好啦!”

陵越等他一系列动作结束,乖乖地窝在自己怀里还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时候,再也没能忍住,用仅剩的一只手搂住兰生的腰,手掌从睡衣下摆往里面的光裸脊背摸。兰生被微凉的温度一震,又觉得痒痒,往前弓身想逃,却更加贴近陵越的身体。

“你这个小恶魔……”

什么恶魔?兰生刚想问,嘴唇就再一次被堵住了。这个吻热烈而充满侵略性,兰生直觉这不是另一个晚安吻,却没有向哥哥提问的余裕。他能感觉到陵越在他后背抚摸的动作,温柔又急切,原来还有点发凉的手掌很快就和自己一样热。他双手虚抵着陵越的胸膛,一边仰头承受陵越的吻,一边神游地想着原来还有比晚安吻更舒服的亲吻啊……


tbc.

评论(7)
热度(47)

© 何不食肉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