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兰现代架空】肉食动物 1

非常OOC+逻辑死。只代入(电视剧里的)颜。亲兄弟。

没有具体内容但有提到成年人→未成年。

角色不属于我,我放弃一切权利。

(其实只想写肉= =)

  

晚上10点半,方兰生轻手轻脚地用钥匙打开家门,先探头进去看了一眼。屋里没开灯,黑黢黢的,他有点拿不准哥哥是睡了还是没回来。佛祖保佑千万要是第二种可能,千万万千千千万……兰生一边在心中祈祷,一边踮着脚进了门,为了不弄出声响连开鞋柜换拖鞋都不敢,把鞋在门口软毯上放好就猫腰往里走。

不能怪他回自家跟做贼一样,实在是他哥哥把他管得太严,都上大学一年级的人了还有门禁,9点之前必须回到家。今天朋友生日,他跟着去酒吧长见识,玩儿得太开心忘了时间,门禁都过一个半小时才到家,如果被哥哥知道了,肯定是一场暴风雨之怒。他只有求神拜佛让哥哥今晚加班,他好蒙混过关。不过这都过了一个半小时哥哥也没来电话问,哥哥卧室也黑着灯,估计今天是真的加班,天助我也。兰生喜滋滋地想着,背也挺直了腿也有劲儿了,踢踏着就往自己卧室走。走到一半手机在兜里震动,他看了眼是损友来电,直接就接了起来。

“你还敢给我打电话啊你。差点被你害死知不知道。好死不死藏我手机,要不是我哥今天加班没回家,我就要被你害得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那边还在酒吧里,音乐声混着嘈杂的人声就传了过来。

“有没有那么恐怖啊。你都几岁了还整天你哥你哥的。我说你哥管得也太死了,现在才几点,夜场都没开始你就急着要回家,真扫兴。”

“我乐意怎么着?我管你扫不扫兴,反正以后再藏我手机跟你没完。”

“得得。您乐意您最大。乖宝宝回家睡觉,我呢就去享受夜生活了。白白了您呐。”

“赶紧白白。”

真是的。兰生嘟哝着挂了电话。他不是对朋友同学们能自由地在外边想玩儿多久玩儿多久没有一点羡慕,但要他反抗哥哥他也不愿意。从小他就依赖哥哥,哥哥虽然管他甚严,却也十分疼爱他,就是对他与其他人接触很紧张,从小他就是请家庭教师,高中才去上学,却也是离家极近的贵族学校,午休回家,放学立刻回家,三年下来他也就跟同学混了个脸熟而已,直到上了大学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兰生将这些归咎于哥哥太担心他的人身安全。毕竟他们父母就是因为被人绑架撕票去世的,那时候他还是三四岁的懵懂幼童,大他十五岁的哥哥却已经要一力承担起抚养他和继承家中生意的重担。

所以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哥哥会过度保护也是很正常的……好吧,如果能稍稍给多一点点自由,他会更开心……

“你想要多一点点自由?”

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兰生被吓了一跳,刚才一直没发现哥哥就摸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乍听到哥哥的声音开心地就想往源头跑去,然后立刻回味过来他晚归已经被发现,刚才自己说的话估计也被听到了,立刻蔫儿巴。

“过来,我不骂你。”

陵越用遥控打开了家里的灯,兰生往沙发上看去,哥哥还穿着西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到现在都没换衣服。陵越用手拍拍身边的沙发,兰生听到哥哥温柔地说不骂自己,一下就高兴了,跑过去完全无视陵越示意的沙发,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陵越闷哼一声,习惯性伸手搂住兰生的腰。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不开灯?黑摸摸的突然说话,吓死我了!”

“你还会被吓到?我们家兰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也……没有啦。我还是很怕你生气的嘛……你刚才说不骂我,不许说话不算话。”

“说话算话,哥哥不骂你。”

“耶!哥你最好了!”

兰生比陵越矮一头,坐在他腿上也就刚好是一般高,他把脑袋埋在陵越颈窝里蹭了蹭,毛茸茸的头发的触感挠得陵越心中一颤。

一放下心来,兰生的话唠属性又耐不住了,开始给自己开脱,“其实呢今天这么晚回来也不怪我,我可是有记着要9点回家的,都是那谁不好。他把我手机藏起来了!我没有手机,怎么知道时间嘛。后来还是跟别人照相的时候看到时间才发现不对的!你说那谁是不是有毛病,我都跟他说了要早回家。哥你看,我很乖吧?”兰生舒服地赖在陵越怀里,一项一项说给他听,末了眼睛晶晶亮地看着陵越,反倒向他邀起功来了。

陵越无奈地笑着刮了一下兰生的鼻子,自己这个宝贝弟弟,真是疼也疼不够,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他。兰生抓住陵越的大手,一边玩儿手指一边又倒回他身上,一脸嫌弃地吐槽陵越,“哥你今天去参加什么宴会了吧?衣服上又是酒味又是香水的,熏死了。”

陵越一听就想起身把衣服脱掉,兰生不愿意起来,干脆坐在他身上帮他脱掉西装外套和里面的马甲,正要解衬衫纽扣的时候被陵越按住了。

“衬衫还臭啊?”

兰生凑近闻了闻,“领子还是臭的!”

陵越只好让他把扣子解开,好歹没脱掉,最后剩下的背心总算没味道了,兰生这才满足,又絮絮叨叨地讲起了今日酒吧见闻。说到他有听话,没喝酒,但是喝了点低酒精浓度的水果酒,甜甜的很好喝,以后家里也买几瓶时,陵越取笑他自己也喝酒还嫌哥哥臭。兰生不乐意了,冲陵越强调自己喝的是水果酒,是甜的,跟陵越喝的酸酸苦苦的酒才不一样,不信你闻!说着就冲陵越脸上吹气让他闻。陵越眸色一暗,按着兰生的后颈就吻上去。舌头在兰生嘴里舔了一圈,还把兰生的舌头含住吸了几口。兰生身子软软的,张着嘴任陵越动作,等陵越终于粗喘着退出来,兰生也已经呼吸紊乱,水蒙蒙的眼睛还看着陵越,执拗地问是不是甜的。

陵越曲起膝盖不让兰生发现自己已经硬挺的下身,轻轻啄了一下兰生嘴唇。

“是,是甜的,好甜。”

对兰生来说,接吻是他和哥哥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并不带有任何性的成分。随着年岁增长,兰生对于接吻这个行为所带来的生理反应越来越明显,而陵越也已经越发无法压抑对兰生的冲动。虽然一直以来陵越刻意地不让兰生接触外人和外面的世界,但兰生已经不是孩子,他18岁,智商正常,刚开始上大学。他总会慢慢知道这个世界所谓的常理,也会慢慢知道和自己的这种兄弟关系是不正常的。陵越一想到兰生以后也许会对自己露出厌恶的眼神,质问自己是不是从小就对他有恶心的心思就觉得像是被一只手捏住心脏一样无法呼吸。他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也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这是他在黑暗的客厅里坐着等兰生回来的一个半小时里想清楚的。

 

tbc

评论(10)
热度(49)

© 何不食肉糜 | Powered by LOFTER